就叫我药药

是你,我的美人

【楼诚衍生/凌李】相会有期番外 云开

最好吃的凌李,又甜又虐温暖浪漫到死

小梅枝上东君信:

 就问你们爱不爱我!爱!不!爱!


全文欢脱基调,码得特别特别仓促,并不会探讨什么高精尖问题


所以凌院长你白发愁了








和男朋友在一起不到半个月,现在马上要去见他父母,求问有没有什么注意事项。急,在线等。




如果凌远是一个网瘾boy,他脑袋里现在大概已经被上面这句话刷屏了。然而凌院长不仅从小智商超群,还特别努力学习,从来不去干些玩物丧志的闲杂事;成年后更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就算有闲暇时间也不过读读书打打网球,没时间消磨在网上。




以上这句话再翻译一下就是:凌院长是个老古板。




这个特质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他按部就班地上学恋爱工作结婚,比如他处理属下不近人情,比如他对待自己也严苛到不近人情。不过偶尔他也会干些让人大跌眼镜的出格事——比如推行他疯狂的医疗改革方案,比如和他那个人人艳羡的妻子干脆利落地分手。




再比如,交一个比他小八岁的男朋友,在一起第二天就滚床单,半个月就见家长。




出格得太厉害,凌院长自己也有些不适应了。他从新城一路开车到潼市,到了对方家楼下才开始坐在车里发慌,开车门的手怎么也伸不出去。




滚床单什么的也就罢了,大家毕竟都是成年人了;可是见了人家父母怎么说?男朋友才二十八岁,又高又帅正是抢手,带回家一个漂漂亮亮的大姑娘才对嘛,带一个自己这样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算怎么回事?




凌远想去掏手机,向自己那几个损友求助,又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开玩笑,为这种事找他们求助,多年来的光辉形象还要不要了?不行不行不行。




正伤脑筋,有人在车窗上轻轻敲了两下。他一扭头,见车门外站着个年轻人,一手插着裤兜儿,正朝他咧嘴笑:“你发什么呆呢?”




啊,是男朋友下楼来接他了。凌院长不由自主地也朝那个人笑起来,开门就下了车。对方大大方方地在他两边脸颊上各亲了一下作为问候,亲完了捧着他的脸又仔细端详,颇有些困惑地说:“怎么几天不见,你看起来有点傻呢?”




喂喂,李警官,就算凌院长这会儿确实正在发傻,说话也要当心呐。




结果出言不逊的小李警官在自家楼下被自家男朋友亲了个呼吸困难面红耳赤。亲完了,年长的男人一脸满足,拉着他的手绕到车尾:“来帮我提东西。”




要问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得从十几天前,大洋彼岸的酒店房间说起。




当时夕阳无限好,落地长窗外雪景美不胜收;酒店房间里很暖,半副雪白的被子都拖在地下,旁边还丢着个用过的安全套。床上躺着的人汗津津的,彼此拥着对方温暖的身体,懒洋洋地并不想立刻起来洗澡。




李熏然说了那句:“我爸妈估计已经知道咱俩的事了。”




凌远大惊:“啊?!”




突然抛出这种严重超纲的题目,即便是凌院长也会不知道怎么答的好吗。




李熏然接着说:“我们家老李跟我队里领导都打过招呼了,他不点头——嗨,其实他也得听我妈的,还是要过我妈那关——他们就不让我复职,所以我回国得先回老家,安抚住了我爹娘,调职的事就好办了。”




凌远云里雾里地应:“哦哦……好。”




李熏然又说:“我妈吧,不让我回去的原因主要还是担心我,所以我干脆带你回家,让我妈有个新的集火目标,我也好蒙混过关啊。你看咋样?”




凌远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化身一面硕大的挡箭牌,顺口答应:“嗯嗯……嗯?”信息爆炸的脑子终于转过来一点,“可是熏然你不觉得太快了吗?你爸妈能接受?”




他这么一问,李熏然的神色立刻尴尬起来,吞吞吐吐了一会儿,终于说:“要解释这个就不得不说到我不幸认识的一位损友……”接着说了简瑶、简瑶那千里眼顺风耳的男朋友薄靳言、以及薄靳言将见微知著四个字发展到极致的推理、还有八卦小能手简瑶散播信息的速度。最后李熏然在凌远肩膀上拍了几下,啪啪啪地很是响亮:“所以说我爸妈不管怎么样肯定是知道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人民政府的宗旨向来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咱俩服个软应该问题就不大了……哥你这也是支持我工作啊。”




天知道李熏然在被床上运动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情况下,怎么能跑出这么有水平的火车来忽悠久经沙场的凌远;更稀奇的是已修炼成人精的凌院长居然就这么被他忽悠住了,默默点了点头就算答应了,搂过李熏然热气腾腾的身子,亲了一口他脑门。




要不怎么说色令智昏呢。小朋友们一定要引以为戒。




再说回到凌院长来见岳父岳母这一天。哦李警官纠正说是见公婆。




不管是公婆还是岳父母,总之凌院长如临大敌,精心准备。后备箱一开,李熏然立刻被里面大包小包的东西震惊了:“这么多东西,你搬家呢!”




凌远在一旁整整自己精致的西装三件套,正一正李熏然给他买的领带,面部表情很不自然:“你不是说你们家人多吗。”




其实李家人并不多,只有李熏然他爸妈和李熏然自己。不过发小简瑶一家和李家交情一直很好,简瑶简萱姐妹俩就和他亲妹妹一个样,遇到这么大的八卦,他基本可以确定简瑶及其家属一定会列席,因此提前和凌远打好了招呼。凌远对男朋友的指示执行得特别到位,一拉李熏然,指着后备箱角落:“那个保温箱先拿出来,我怕路程太长里面的东西化了。”




李熏然乖乖弯腰去和他一起把那个箱子端出来,一边问:“这里面是什么啊?还挺重。”




“里面是冻的鱼,我怕冰已经化得差不多了。”




“……”




李熏然把箱子往地下一放,回身仔细打量凌远。凌远莫名其妙,一脑门问号地回望他,结果李熏然打量完凌远一丝不苟的造型,忽然伸手往凌院长脸上使劲揉了两把。




“干什么干什么!褶子都揉出来了!”凌远慌忙抓住他一双魔爪。




李熏然得意得简直要摇起尾巴来:“你自己看不见,脸都僵成什么样了!紧张得都不行了吧?”




凌远慢慢把他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老老实实地答:“紧张,开车过来时脑子里一片白,到楼下都不敢下车。”




李熏然嘿嘿嘿地坏笑,还不忘夸奖一句:“你真是太可爱了!”




凌远表示不满:“说谁可爱呢。”




李熏然只当没听见,捏捏男朋友的手:“放心吧有我呢。”




两个人手心湿冷冷的汗印在一处,彼此心知肚明,其实紧张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到了楼上,门一开,果然是一屋子的人等着两人。凌远到了这时反而不紧张了,格外风度翩翩地问候了李局长,再一一和简瑶、薄靳言、简萱打了招呼。李局长很是热情地邀他进来,原本在厨房忙碌的李母和简母也奔出来,连连问他穿得这么单薄冷不冷。




李熏然在旁边憋住了不敢笑:他俩都太紧张,上楼时忘了让凌远穿上大衣了。见惯大世面的凌院长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开始分派带来的东西,不动声色地绕过了这一点尴尬。礼物一一送出去,众人尽皆欢喜,连薄靳言都没开口吐槽。李母嘴里念叨着:“小远呀你看你第一次来,怎么能让你这么破费呢?”拉着他往客厅去坐。凌远听着奇怪,见面没说上三句话,怎么这么快连称呼都改了?回头去找李熏然,恰好见到简瑶跟简萱两个人朝他挤眉弄眼,他又换上了那副得意得尾巴要上天的样子,哪还有半分紧张在?




怎么回事,有什么猫腻?凌院长心里敲起了小警钟,可惜没敲两秒钟,就被三位老人的轮流发问分散了注意力。




新女婿……啊不,是新媳妇进门,做长辈的多问几句也是无可厚非;年龄工作家世性格,都恨不得一清二楚才好,何况李局长职业属性摆在那里,凌远来时已经做好了回答各种问题的准备。没想到李熏然的父母问来问去,嘘寒问暖偏多,简母又在一边恰到好处地接话,句句都是捧着他说。凌远的身世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他平时对这件事讳莫如深,但今天这样的场合,自然是避不开的。再加上他年龄偏大,又离过一次婚,“配不上熏然”这句话虽然不敢对李熏然提起,但他是真真切切地担心李熏然的父母不接受自己。




没想到熏然的亲友不仅接受了,整个气氛还颇为温馨,实在是大大出乎凌远意料之外。




才聊了几句,本在和简瑶她们聊天的李熏然晃到客厅来,颇自然地挨着凌远坐下了,大大咧咧地说:“妈,你不去做饭啊?”




李母嗔道:“没见我们这和小远正聊天吗?你要是没事干,就去给我把菜洗一洗切一切,不许切不好。”




凌远听了忙道:“伯母我也去帮忙吧,这么多人吃饭熏然一个人忙不过来的。”




李局长立刻说:“熏然你听听!人家小远多懂事啊,快去快去,反正你在这坐着也是坐着,不如干点活去。”




简母也道:“是啊,你叫瑶瑶她们帮你一起弄,我们和小远聊一会儿就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尽管凌远不断用眼神在向他求救,李熏然也只好无视掉他,揪起另一个房间里正在打牌的三个人一起做饭去了,留凌远独自面对三位长辈的攻势。




这边厨房里,薄靳言一言不发地熟练处理着凌远带来的鱼,李熏然叉腰面对着厨房里其他食材,回头见简家姐妹倚在厨房门边袖手旁观,对她俩道:“两位简小姐帮帮忙吧,我看今天的晚饭咱们得自力更生了。”




简瑶笑嘻嘻地说:“辛苦两位男士了,我们就负责给你们摇旗助威。”简萱在一边猛点头。李熏然一声长叹:这世道啊,亲爹娘见了新媳妇就忘了儿子,亲发小奴役起人来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他拖着步子走到水池边,捞起里面洗到一半的萝卜接着洗了起来。简瑶溜达到他旁边,戳戳他肋骨:“你眼光真不错哎。”




李警官一时没听明白她的话,仍是条件反射般一挺胸:“那必须的啊。”




简萱也闪着一双星星眼凑过来:“这就是咱们如雷贯耳了这么多年的凌院长啊!真帅啊!还是名校海龟!还是医院的院长!太苏了吧!简直比玛利苏小言男主还苏!”说着双手交握捧在胸前,一脸花痴状。




听别人夸男朋友比自己夸男朋友爽多了。李熏然心情大好,也不要求两个女孩子帮忙做饭了,自己把洗好的萝卜放上案板开始切。薄靳言正在他旁边给鱼开膛破肚,拿眼角扫一眼李熏然:“你有很长一段时间连肉味都不能闻,现在我就在你面前掏出动物的内脏,你也没有任何反应,看来你的心理状态确实已经正常了。”




李熏然心情好到想哼歌:“爱情的力量呀,这几天我连噩梦都不做了。”话音未落,还在旁边发花痴的两姐妹就一同表示唾弃:“啧啧啧腻死人了,别把菜都做成甜的了啊。”




最后到底是四个人一起合作凑出一桌晚饭。薄靳言和简瑶厨技都不错,简萱平时常给简母打下手,配合也很熟练。剩下李熏然只有煮方便面的技艺炉火纯青,造到其他人的嫌弃,只好溜回客厅,挤到凌远身边坐下,试图加入谈话。李母问他:“叫你去做饭,你把客人留在那算怎么回事?”简母先笑道:“瞧你客气的,让他们干干活也没什么的。”




李熏然也辩解道:“我切菜了啊,他们嫌我切得慢,把我赶出来了。”




李局长叹道:“你这孩子,当刑警的本来就三餐不规律,你又不会做饭,只能到外面去吃垃圾食品了。”




李熏然一缩脖子,怕父母要从这个话题开始发散,试图阻止他去江州。谁知凌远镇定一笑,抬手在他膝盖上拍了拍,说:“您们不用担心,我还挺喜欢做饭的,我盯着熏然好好吃饭就是了。”




三位长辈一听,又是一轮对凌远的花式称赞。李熏然朝他一瞪眼睛,内心OS:好感度不要钱也不带这么拼命刷的啊!凌远只是笑着望他一眼,看得出他心情极好,眼角的笑纹里都像盛满了温情。李熏然心头一软,虽然对方什么也没做,但就好像在他头顶揉了一把一样,也不想炸毛了。




席间大家开了一瓶凌远带来的好酒,谈谈笑笑,宾主尽欢;连薄靳言都只埋头吃鱼,比平时话少了七成,李熏然推测简瑶在来前已经特意叮嘱过了。饭后甜点也是凌远带来的蛋糕,简家姐妹本来已经为凌大院长的颜值和风度折服,再见了他买的精致的小蛋糕,简直是五体投地地被收服了。李熏然眼珠一转,拿他那双大眼睛朝着凌远深深一望,万语千言都像藏在了眼中。




当然,这个时候的眼神里除了骄傲一下男朋友的魅力,主要还是吐槽他招姑娘们喜欢的能力已经无招胜有招,润物细无声。




凌远仍然是笑。他的属下和朋友一定想不到会有一天,眉目冷峻的凌大院长会这么容易就被逗笑,还笑得如此春花烂漫。




桌子掩护下,一只手在李警官膝盖上轻轻敲了敲,李警官便也放下一只手去,同那只手偷偷相握在一起。




九点,简家母女准备告辞,薄靳言忽然表示有灵感从天而降,必须回警局一趟,说完连招呼也不打,一个人走了。余下的人司空见惯,只有凌远一副惊掉下巴的样子。




凌远OS:当人家女婿还能这么任性呢!兄弟有魄力!




李母淡定地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指挥李熏然开车送人,李熏然自然不敢推辞。凌远留下帮李母收拾众人用过的茶具,李母忙笑着推他:“没几个杯子,你别忙啦,去和你伯父坐一会儿。”凌远只好回到客厅,正好见到李局长点上一根烟,面前专用的茶杯里刚续了满满一杯热水,正冒出缕缕热气。李局长见他过来,朝一旁的沙发做了个手势:“小远,来和伯父聊聊。”




凌远明白,这才终于要到今晚的正题了。




他入座,李局长对他笑了一笑,却问了一句颇有分量的话:“小远啊,伯父说话直,你别见怪。我还没问你,你和熏然的事,家里知道了吗?”




凌远诚实地答:“还没有。”又补充道:“其实我和熏然虽然认识得早,但是中间也有很久没有见过面了,这次见面是我们彼此都没想到的,到今天也还不到半个月。说实话,我还没想这么早告知父母。”




李局长点头:“这我明白,人之常情。”吸一口烟,又叹一声,“熏然这孩子,和我们说了几次要回刑警队,我和他妈妈想来想去,还是不愿意。他今天叫你来,是想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一高兴就准了他。”抬眼瞧了凌远两眼,目光并不如何凌厉,但自有一种威仪在里面,令凌远不由正襟危坐。




李局长又说:“这孩子也是胡来,见父母这种事确实应该慎重,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也不应该仓促。小远,你也别一味顺着他。”




凌远微笑道:“伯父您误会了。”低头略略思索,才又抬头说道,“我说没想这么早告知父母,其实说的是您和伯母。您知道,我比熏然大八岁,又离过婚……如果您二老不能接受,我很能理解。我想确实是多交往一阵子再过来。”




李局长眼光很毒地道:“这是其一,另有一个原因是你觉得熏然早晚会腻对吧?”




凌远一惊,李局长却已转开目光低头喝茶去了。老刑警看人实在是可怕,纵然是凌远也被他一眼看穿。见凌远不说话,李局长又道:“你不必这副表情,这事我也是今天见了你,和你聊了才看出来,熏然自然不知道。就算是薄靳言,他不懂这些人情世故,也不一定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跟伯父说说。”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没了遮掩的必要。凌远斟酌着字句:“我也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只是还是那句话,我比他大了八岁,他正是年轻。他说他喜欢了我很久,可是他的生活里也没有什么其他人,这也许只是一种雏鸟情结,等他真的遇到那个人,才明白什么是爱。这时候受了些挫折,正好遇见我,那我帮他走出这场噩梦也没有什么。有一天他有了真心相爱与他相配的人,我愿意放他走。”




厨房洗茶具的水声停了很久,这时传来了极轻的抽泣声。李局长肯定一样听见了,却只是用力闭了闭眼睛,长长叹息了一声,再睁眼时,眼中多了些疲惫:“那你自己呢?”




“我?”凌远笑了,“伯父,这些天我想到这件事,脑子里只有八个字——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李局长怔住,半晌才摇头道:“真是个傻孩子。”凌远只是笑笑不说话。李局长狠狠吸了几口烟,把烟头摁灭了,一面说道:“小远啊,你今天是第一次来,可对我们这一家子来说,你一点也不陌生,你知道么?”




凌远愣愣地摇头。




李局长又说:“大约有六七年前吧,熏然回家就天天念叨——认识了个同学她哥,她哥真帅啊,什么都会,没有他办不了的事,之类的。后来有一天忽然跑到我和他妈面前坦白说他喜欢男人,让我们原谅他,没法让我们抱孙子了……我问他对方不管是男是女,好歹带回家让我们看看啊?结果他说人家结婚了,追不到了,让我把他揍了一顿,说没追到就来跟父母出柜,这么沉不住气怎么当刑警?”凌远在一旁笑出声来,李局长也微微一笑,“后来垂头丧气了一段时间,再后来虽然精神点了,还老是把你的名字挂在嘴上。谁有什么事弄不好了,他就说,凌远就能怎么怎么样,凌远就会干什么干什么。听来听去,你在我们家已经成了无所不能的代名词了。”




凌远轻轻笑道:“也太夸张了。”




李局长像是没听见他的话,接着自己的话又道:“熏然是警察,这工作本来就危险,他妈妈一直反对。后来又遇见了那样的事,我们父母,只希望他能好好的,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就是了。小远啊,听你刚才说那些话,伯父知道你是真的待熏然好。做父母的说句护短的话,儿子和这么把他放在心上的人在一起,我们放心。”*




他向凌远略略倾身,在他肩上轻轻一拍:“可伯父也是真喜欢你这孩子。我虽然不会算命,不过干了这么多年刑警,多少有点看人的本事。你信伯父一回怎么样?”




凌远坐得更直一些:“伯父您说。”




李局长道:“别总想着放他走,日子长着呢,慢慢过。”




李母从厨房出来,眼角仍是红的,却径直来到凌远身边坐下,拉着他的手:“在一起两个人要互相照顾,熏然有哪里不好了,告诉妈妈。”




这“妈妈”两字触动凌远心肠,也不由得眼睛有些湿。他嘴唇微张,想要叫出那个称呼,又有些不敢。正在犹豫,忽然李熏然回来了,在门厅里精力十足地喊了一声:“我回来啦!”三人都笑起来,李熏然已经换好鞋子进了客厅,嘴里还在问:“你们聊什么呢?是不是在说我小时候的黑历史?”不等听人答,抬头一看墙上的挂钟,又道,“哎呀都这个点了,凌远凌远咱俩快走。”




李局长见凌远已经站起身来整理衣服,便问:“快十点了,你们还要去哪?”




李熏然说:“他明天还要早早赶回医院,我也要去江州市局办手续,蹭他的顺风车。今晚上我俩在酒店住一晚上,免得明天把你们早早吵起来。”




李局长还未说话,李母已经把脸一沉道:“谁批准你的?你去办什么手续?”




李熏然一边推着凌远往外走,一边朝他妈甜蜜蜜地一笑:“我们凌院长最擅长做动员工作,肯定已经把您二位领导说服啦,对吧局长?”李母听了,不由“嗤”地笑出声来,凌远在他额头上轻轻一拍:“胡说八道,我是来给你当说客的?”李局长也忍俊不禁,随手朝他摆了两下:“行了行了,想去就去吧,天天在家里也是闹得我心烦。”




李熏然终于得了领导首肯,顿时心花怒放,跟父母打了招呼,便拉着凌远向外走。李熏然的父母送到玄关,李局长又和凌远握了个手,说:“小远,常来玩啊。”




凌远点点头,换好鞋子,回身郑重地向着两人道:“爸妈,我们先走了。你们放心吧。”




李熏然懵了。只见自家爸妈听了他这一句万份欣慰的样子,瞬间感到自己似乎错过了不少信息。可他还没来得及发问,凌远已经圈住他肩膀带着他出了门,直到走出楼门被冷风一拍,李熏然才感觉自己高热的cpu得到了一点降温。他扯住急匆匆往车子那边走的凌远:“你你你刚才叫我爸妈什么?”




凌远只穿着西装,在寒冬的夜里冻得上下牙咯咯打架:“都认了门了当然叫爸妈啊,快走吧我冷死了。”




李熏然自然不能把男朋友……不,现在都改口叫爸妈了,这回真的是李家的新女婿……不对,新媳妇了……不能把新媳妇冻着。他迷迷糊糊跟着凌远上了车,在副驾驶呆呆坐着,也想不起要系安全带。




凌远把车内暖风开到最大,抬头见李熏然还在出神,探身在他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凌远嘴唇冰冷,激得李熏然一抖:“干啥?”




凌远好整以暇地坐回去,系安全带挂挡,一边十分淡定地说:“你最近什么时候有空?”




李熏然道:“我文件递上去之后应该还要几天运作,还能再闲几天吧。你有事?”




“嗯,也不是什么大事,”凌远把车开出车位,瞥他一眼,唇角微微勾起来,“跟我回趟家,见见爸妈。”










END




*:这一段李局的话灵感来自袖底樱桃龙姑娘,特此致谢








宝宝又爆肝了


宝宝需要凌院长来呵护一下小心肝


(熏然宝宝:你说啥?(拔枪.jpg




说好了更蔺靖,结果凌李加了一顿又一顿


宝宝有小情绪了,需要熏然亲亲才能好


(凌院长:再说一遍?(举刀.jpg



评论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