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叫我药药

是你,我的美人

【伪装者/琅琊榜/全员】小段子集合

琉白evenstar:

1、


明台问王天风:“老师,你觉得我大哥和阿诚哥的关系是不是不太健康?”


王天风一拍大腿:“确实不健康,吃在一处,睡在一处,平时就算了,生病了还这样,都不怕交叉感染?当年我在巴黎的时候,听你大哥一个喷嚏我就跑的远远的了,这才健康。”


明台:“那老师,您知道您为什么单身吗?”




2、


楼诚两人在巴黎知晓对方身份后,放下负担畅所欲言。


阿诚问:”大哥,你的代号是什么?"


明楼摘下眼镜:“说起这事,阿诚你叫青瓷,既然以后跟着我干事,代号还是要改一改的。”


阿诚:“听大哥的。”


明楼:“我的代号是眼镜蛇,所谓蛇鼠一窝——”


阿诚:“……我共向来一党一号,恕难从命。”




3、


明台离开军校前,找王天风一起去商量代号。


明台:“上海站情报组组长代号毒蛇,您的代号是毒蜂。我既然是您的学生,那我就叫——TFboy吧。”


一个月后,上海军统行动小组TFboys团体出道。




4、


王天风去维也纳和明家人一起住之后惊觉郭骑云竟然也是共产党彻底飙了。


王天风:“你们共产党耍着我玩是不是,想干什么,策反我啊!”


明楼:“好好我们对不起你,我们这叫农村包围城市。”


王天风:“对,土鳖包围我!”


明楼:“好好我们都是土鳖。”


明镜:“谁是土鳖?”


王天风:“我我我。”




5、


明楼该过生日了,大姐走了,明台在北方,连每年都不忘记给自己备一份大礼的汪曼春也不在了,这个生日过的异常没趣。明长官也不知道期待着什么,隐约觉得就算其他人没表示,阿诚也该表示一下。等了一天,阿诚也没提过半句,仿佛真忘了他大哥的生日一样。


明长官不免赌气,晚上连吃饭吃的都异常大声,彰显一下存在感。


阿诚当做没听见。


晚上阿诚服侍明楼换上睡衣,走到门口,明楼刚想叫住他,阿诚咔嗒一下,把房门锁上了,转过身来,解开了领口的扣子。


阿诚:大哥,生日快乐,弟弟送您一朵花吧。


明楼看到一朵玫瑰在阿诚的肩头绽放,根茎绵延至结实的胸膛。


明楼忍不住上去摸了一下,玫瑰花正中那块颜色较深的地方,是他给阿诚留下的一块伤疤,在红色颜料的遮掩下,恰好成为了玫瑰的花心。


“画的怎么样?”


“层次分明,很有立体感,有进步。”


“难得大哥一句夸。”


“打算给这个作品起个什么名字?”


“更上一层楼。”


“.....怎么还是这个名?”


“我所有的作品都叫这个名。”阿诚用一副“我就是这么坦诚”的眼神看明楼。


明楼露出了然的微笑。


“随你。”




6、


汪曼春最记恨明镜,当年她与明楼情投意合,眼看着就要登堂入室了,明镜横插一手,指着她鼻子骂:“我明门上下,影帝成群,全是受过正宗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教育的熏陶,演的都是真情实感,毫无破绽!你一个漏洞百出的布莱希特体系教出来的东西,也敢进我明家的门?”




7、


蔺晨、萧景琰、梅长苏对坐。


蔺晨说起未来的打算:“我们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绕到秦大师那儿吃素斋修身养性半个月,然后沿着沱江走,对了,还要拿两坛你最爱吃的顶针婆婆的辣花生。”


梅长苏:“你别说了。”


蔺晨:“怎么,不愿意?”


梅长苏:“你没看见景琰口水都流地上了么。”




8、


萧景琰其实很早就认识琅琊阁主蔺晨,甚至亲自问他问题,这些问题是:


“太阳出来月亮回家了吗?”


蔺晨:“交钱。”


萧景琰:“星星出来太阳去哪里了?”


蔺晨:“十钱。”


萧景琰:““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它?”


 蔺晨:“没钱不答。”


萧景琰:”那我去找林~~殊~~弟~~弟~~~吧~~~”




9、


梅长苏北征北渝,数月后得胜而归。


拜将封侯,梅长苏以身体不适为由转为文臣,位极人臣。


梅长苏,昔日赤焰少帅林殊,在琅琊阁帮助下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谋划多年终于为赤焰军洗刷冤屈的故事传遍大街小巷。


琅琊阁一时间门庭若市。


大家都在问:


“蔺少阁主,我家夫人问拉个双眼皮多少钱?”


“犬子正在求寻适龄小姐,但是犬子的相貌实在有些……不知道少阁主能不能给他垫个下巴??”


“据说梅长苏当年黑如玄铁,你看如今他真一身细皮嫩肉,琅琊阁的驻颜术真是……啧啧啧。”


琅琊阁从此更名琅琊美容院,蔺少阁主出诊,一刀千金。


为大梁创收做出了突出贡献



评论

热度(2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