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叫我药药

是你,我的美人

【Superfamily】不曾离开(一发完

这篇真的是拯救我了,看完电影憋屈了两天的这口气终于哭出来了

阿浓:


  • 妇联三剧透涉及


  • sf脑涉及!!全程sf脑,一家三口设定,不能接受的误入!!


  • 因为是sf脑所以我就放飞自我了,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的,和妇联三有关系!!谁都不能阻止我sf脑嘎嘎嘎


  • 被雷到了不负责,sf!!sf的意思就是盾铁养小虫!!小虫是他俩孩子!盾铁是对象!!请看清楚再读哦!!


  • 一口气写完的,激情写文,不接受差评👌











正文:








Tony不知道该怎么面对Steve。


 


他茫然地坐在地上,手里空虚地抓着空气——那里什么都没有。而在几秒钟前,他的儿子,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之一,趴在自己的怀里,带着恐惧和茫然失措,低声说,爸爸,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Tony抱住了他,想说没事的Peter,没事的,我在这儿,你不会有事。可是一向坚强的钢铁侠要说的话噎在了嗓子里,再也没能说出来。Tony眼睁睁地看着Peter化成细碎的沙,一点一点地消散在了空气中。


 


那些沙一定迷进了Tony的眼睛,他愣了好久,手指还徒劳地握着那团空气,一直到那些沙变得更加细小,细小到他的手也抓不住。Tony想说,Peter?但是那孩子不在了,他变成了沙,从手指尖开始,在Tony面前飞散成漫天晶莹的碎屑。


 


他不在了。


 


Tony颓然地坐了下来,手还紧紧握着,仿佛只要保持这个动作,就能把Peter的灵魂攥在手里。他的儿子一向不听话,他总是这样,让人无法拒绝,又令人生气。Tony说了不让他跟到太空来,但是Peter不听,这简直和他另一个爸爸一样——倔强,温和的外表下有着野牛一样的脾气,能够把人惹得暴怒。


 


Tony闭上眼睛,手指在手心里掐出了四个月牙。


 


“……Peter。”Tony喃喃自语,幻想着他的儿子还能答应自己。


 


Tony想起凡人——那些平常人,都会在死前许下心愿。大约是遗嘱,或者是财产遗留问题。Tony还没有留下遗嘱,他还年轻,而且和Steve的关系也还没有修复。Tony一度以为自己不可能和Steve和好了,他们闹得如此之凶,死都不会再联系。Tony曾经想过把遗产都留给Steve和Peter,但是那次闹翻的吵架令Tony心烦意乱,他既不愿意回忆起Steve,却也从未考虑过和别人分享自己的财产。


 


他是个善于隐藏心愿的人,就算为了这个世界死去也可以了无牵挂,可是他的儿子呢?他引以为傲、全世界最好的蜘蛛侠呢?


 


Tony发出了一声呜咽,好像一头受伤的雄狮在低声哀鸣自己的伤痛。


 


他痛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好像有人在他的胸口撕开了一道口子,又把Peter化成的那些晶莹的沙撒在上面。Tony哆哆嗦嗦地移动了一下手臂,他依然攥着左手,然后用右手摸了摸战甲,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纸条。


 


这是他原本打算给Peter看的,Steve写的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儿子最近怎么样?


 


他和Steve,就犹如这个世界上所有分手的双亲一样,哪怕两个人闹得再崩,也还是放不下孩子。Steve没等来Tony给自己打电话,于是他用了自己那个年代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既不会暴露自己,又能够随时和Tony联系——当Tony第一次在自己的大厦外面看见一只鸽子咕咕叫的时候,差点让Friday把它抓住烤了。


 


Tony不知道Steve每次送信都换一只鸽子,还是总之同一只,他不太分得清鸟类,它们看起来长得一模一样。Steve就好像一个有着严密程序的机器士兵,手机只能用来和Tony说他们俩的私事,而信鸽只用来谈他们的儿子。那些小小的纸条瞒着Peter,在他们俩之间传递着,上面一般只有短短几句话,Steve问Peter的近况,Tony随便回复几句,对其他事绝口不提。


 


这样的通信一共也没有几次,Steve东躲西藏,关心儿子的时间也无法固定。有的时候Tony一个月可以收到五六次纸条,有的时候两个月才能收到一次。他们依然对对方怒气冲冲,但是谈起Peter时,两个人的心却都不由自主变得柔软起来。


 


最一开始的纸条,两个人的语气都很生硬。Steve问:Peter怎么样?Tony回他:该你屁事。


 


这之后可能Steve都在忙着躲避追踪,Tony三个星期都没有收到回信。那时他还没消气,于是一边痛快地怒骂Steve滚得远远的,再也别回来才好,一边又习惯性地担心Steve的安全。对于队长来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所以Tony每天都用各种脏话问候Steve和他全家(这就包括Tony自己了),同时庆幸着今天也是那个老家伙失踪的一天。


 


那之后的第三周,Steve终于再次用鸽子送来了纸条。他看起来很生气,因为那张纸都被笔尖划破了:儿子怎么样?这当然该我屁事。


 


Tony被气乐了。但是他读纸条的时候,正好Peter走进来,于是Tony赶紧把它握成垃圾,扔进了垃圾桶。Peter——全世界最好的小孩,就像所有的孩子一样,忐忑又期盼着两个父亲可以和好。他带着紧张的表情,递给Tony一张纸,颤抖着声音说:“要……要签字。”


 


那时他的声音透着喘不过气来的紧绷,就好像刚刚在消失之前,Peter说话的语气一模一样。当时……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呢,Tony再次发出了一声呻吟,他仿佛看见了Peter正对着自己笑,对他说:“Daddy,要你和Dad一起签字才行。”


 


那孩子总是很懂事。他知道老爸们分开了,也知道Tony还在难过,所以他用最笨拙的方式,想打听Steve的消息,顺便旁敲侧击一下,看他们俩有没有可能和好。当时Tony把那张纸条抛在了脑后,然后给Peter签了自己名字,接着往后一倚,轻松地问道:“可以了吧?”


 


Peter紧张地绞着手指,结结巴巴地说:“要……要双亲的。Daddy,你觉得,嗯,Dad可能回来帮我签一下吗?就,签个字什么的?”


 


Tony干脆地用左手歪歪扭扭签上了Steve的名字,然后把纸递给Peter:“两个字体,足够你蒙混过关了。”


 


Peter涨红了脸,低下头,慢吞吞地接过了纸。Tony忘记了这之后的事情,因为他的脑海中突然涌出了刚才Peter抱住自己时的样子,他看起来那么害怕,哪怕被Tony搂在怀中,也不能让他的恐惧消失一丝一毫。


 


Tony终于感到有眼泪泛了出来,他用力握着左手,抓住Peter小小的,温暖的灵魂。他不能松手,他不愿意松手。


 


为什么不告诉Peter呢,为什么不告诉他,其实他早就不生Steve的气了,他每次在Peter面前提起那人,都是故意怒气冲冲的。Tony拒绝和别人分享有关Steve的小秘密,尽管这个小秘密,是关于Peter的。


 


其实他们后期的纸条已经可以像以前那样交谈了。Steve让Tony多督促Peter好好训练,让Peter注意安全,让Peter多吃菜。Peter,Peter,Peter,他们两个大人之间所有的恩怨,都会在Peter这里变成最初的柔情,这让Tony感到安全。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和Steve联系,可是内心又不愿意和他联系,而Peter就变成了那个例外。Steve是另一个爸爸,他有权知道儿子的一切——Tony总是这样安慰自己。他们谁也没有提起那个手机,因为那是有关他们俩的东西,而信鸽和纸条,却是关于他们一家子的。Tony和Steve说起Peter在学校里获的奖,说起他做的几个小任务,说起自己不同意他加入复联,他闹小脾气跑走了,说起Peter因为想念Steve而偷偷在被窝里哭。


 


传递纸条的那几分钟,是Tony难得可以光明正大享受他们三个亲密时光的时候。他和Steve之间的隔阂依然还在,他们俩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并且似乎谁也没打算去解决——可是两个人却又这样亲密地联系着,仿佛那些高山般的困难根本不存在。这很奇怪,但是显然,两个人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Tony从未担心某一天Steve会停止给自己发信,因为他们有Peter,他们如此庆幸,拥有着Peter。


 


 


Tony一直没能哭出来,他只是握着左拳,大脑也无法思考。他站了起来,整个人犹如飘在空中,往前走去。Tony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大概是因为火箭在走,他喊着什么,于是Tony跟着他,小心翼翼地攥着拳头,犹如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跟着他走。


 


Tony听见火箭说:“——我们得回去。”


 


Tony点点头,没问去哪。还有哪呢?回地球,回家。


 


Tony握着拳头,他想,他得把Peter带回去,他得告诉Peter,其实自己和Steve早就和好了,如果这是Peter的心愿,Tony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实现它。


 


Tony镇定自如地跟着火箭和星云操作着飞船,同时小心自己的左拳。他归心似箭,他想快些回去,他想把Peter带回家,Tony痛恨Peter最后的恐惧,不应该是这样,他发誓要保护一辈子的小孩,Tony不愿意让他承受这种恐惧。


 


他太累了。当飞船起飞,直接进入虫洞之后,Tony长吁了一口气,小心地用右手,包住了左手。


 


 


 


Tony隐约听见了Steve的声音。他在用曾经那种温柔呢喃的声音叫自己,他说:“Tony?Tony……”


 


Tony突然打了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睛。他朝后仰了一下,看见Steve正在自己面前,脸上满是担心。


 


“——Tony。”


 


Tony以为自己做梦了。他看看四周,飞船已经降落,火箭和星云都不见了。他又转回来,顿了半天,才沙哑着声音问道:“……你是真的吗?”


 


Steve轻声说:“是的。”


 


Tony这才察觉到,Steve正温柔地握着自己的左手。他在睡梦中依然不愿意松手,Steve显然注意到了,他哄着Tony说:“你的手流血了……”


 


Tony看着Steve,脱口而出:“Peter他——”


 


他哽住了,说出那个名字的瞬间,Tony感觉那道伤口再次被撕开,疼得他无法再说话。在Steve面前,Tony忽然就无法抑制住自己的眼泪,他的左手攥得更紧了,指甲深深地掐进肉里。Tony带着哭腔说:“Peter,Peter他……我不知道,对不起——Steve,对不起。”


 


Steve抱住他,想要说话,可是却怎么都无法开口。


 


他们俩抱在一起哭了。


 


Tony靠着Steve,眼泪大滴大滴砸下来,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Steve也在哭,他亲吻着Tony的额头,哽咽着说:“对不起……没有在你们身边,对不起。”


 


Tony的指缝间渗出了血,他和Steve的眼泪滴在上面,把血冲淡。Steve抓住Tony的手,压抑着哭腔对他说:“Tony,松开吧,没事了,Peter回家了,他回家了。”


 


Tony依然握着手。“我们……还能抓住他吗?我还能拥抱他吗?如果我想摸他的头发时,还可以吗?”


 


“可以。”Steve搂住Tony,忍住嚎啕大哭的冲动,只轻柔地亲吻他的额头,同时轻轻地把Tony的左手掰开。“可以的,宝贝。我们去把他带回来,我们俩一起。在这之前,你要先放他走。松开吧,宝贝。”


 


Tony的又有大股大股的眼泪滴落下来:“……我不想放手。”


 


“让他走吧,然后我们去找他。”Steve无声地哭泣着,掰开了Tony的小指,哄他说:“我保证,我们俩一起,一定会找到他。——现在让他走吧。”


 


Tony的手已经僵硬了。Steve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那攥在手心里的最后一丝沙,终于也随着风飘到了空中,消散了。


 


他们俩一起抬起头,看着那些沙轻盈地飞到空中,最后散开,消失不见。Tony倚着Steve,喃喃地说:“我们会去找你。”


 


Steve轻轻抓着Tony的左手,闭上眼睛,吻住他的头发。


 


 


 


 


 


END




小虫还会回来的!!最近心态太崩了居然把自己写哭了……


多愁善感的我,非常羞愧,去睡觉了

评论

热度(993)